“双学三子”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西方又玩着“颜色革命”的套路

d88.com

2018-11-09

  近年来拔地而起的港独份子让我们意识到港独势力是多么猖獗,但这两天被这位来自香港的正义姐蓝雪宝女士刷爆了朋友圈,也让我们意识到绝大数香港同胞还是认同祖国的,港独也只是一小撮人,这无疑不是令人相当振奋的结果。

  但是,某些人总是不希望我们能过舒心安稳日子。

这不,最近又出来关于双学三子的最新消息。 《苹果日报》上刊登了一则名为《双学三子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报道,报道还称美国有12名议员赞伞运和平争政改。

  听听这措辞用句就可见真是下足了心思,眼见在香港利用学生搞所谓的西式民主行不通之后,就开始耗心思研究着使其合法化、国际化,看似所谓高大上,实则还不是玩着那颜色革命的套路。

  尤其诺贝尔和平奖一直以来都是饱受争议的奖项,而这其中参杂的各方利益以及立场都不难窥见,更何况如今情况下香港社会呈现不安定因素何尝不是那些道貌岸然之人所谋划的结果。

双学三子黄之锋、罗贯聪和周永康何种嘴脸世人哪有不晓,但是这些人依然不死心,还要做垂死挣扎,这些美国议员智商令人堪忧,如此直白想要将诺贝尔和平奖光环强加这三人头上,难道不是变相告诉世人:这项奖就是西方欺骗全世界小清新?  何为颜色革命?故名思议,又称花朵革命,是指以政治社会总危机为契机,以中心城市为平台,以突发和快速集结为特征,以和平非暴力的街头抗争为手段,以政权更迭为目标的新型政治革命形式。 最开始颜色革命特指20世纪末期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而且这些运动有向包括中东的一些地区在内的地方蔓延的趋势。 参与者们拥护民主与普世价值,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控制着他们国家的现政权。   如今,颜色革命波及范围早已不仅仅是在中亚、东欧和中东地区,近年来它呈现着扩散似的发展,从欧洲各国的民粹主义、极右翼势力的抬头崛起可见端倪,或多或少都存在颜色革命的危机,乌克兰则是最好的例子;再到亚洲的东南亚国家、南亚国家甚至是在中国的新疆和西藏甚至是在香港哪里没有这些投机取巧份子的参合?甚至所谓在世界上最民主国家庇佑下的的北美洲和南美洲无一不深受颜色革命的荼毒。

  以此来看也就不难发现双学三子为何会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尤其是通过查看历届的所谓中国地区出现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或者提名者就更能看到,这些人无一不是都具有颜色革命背景。 他们想做些什么难道不是很明显?  其中以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达赖喇嘛·丹增嘉措最广为人知。

诺贝尔和平奖当初授为何会予以达赖?在当时的1989年的西方世界已经达成共识要将中国搞得一团乱,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授予达赖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西方世界公开对达赖把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图谋的支持。

也正是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支持之下,达赖搞西1藏1独1立和暴力恐怖更加明目张胆,直接导致2008年拉萨3·14事件的发生。

  最可怕地是3·14事件的发生还不是邪恶的结束,只是邪恶的开端,特别是结合发生在近些年来类似自焚这样破坏西藏稳定的事件,哪一样不残留着当年西方给达赖灌下诺贝尔和平奖这剂药后的后发效应影响?可见诺贝尔和平奖在一定程度上早已成为毒瘤,而那些所谓的公知们还在道貌岸然地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来论证某些可笑的观点,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不管最终诺贝尔和平奖是否会如愿落到双学三子头上,但有一点是可以看到的,那些企图分裂中国领土之人已经呈现黔驴技穷之态,再多挣扎也不过是上演一出小丑闹剧,再精彩总归会谢幕,主流依然还是主流,而他们与其操心别人家的家务事,最该担心的难道不是自己家门口堆积的残雪吗?毕竟冬天还没有过去......。